我的父亲

祝父亲节日快乐。


正文

父亲是一名铁路工程师,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不争不抢不贪,一辈子兢兢业业给国家做建设,这么过了一辈子。现在父亲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退了二线。好不容易熬到快退休了,应该是享清福的时候了。

父亲还是个股民,但是在我生病以前,他也只是炒着玩玩,没什么经济压力。没想到因为我,这几年家里掏空了家底。

四年前,我被诊断出血癌,孤立无援的我,颤抖着手在新加坡给父亲打的越洋电话,告诉了他这个噩耗。

炒股成了我生病以父亲的第二职业。

有些人炒股是为了发财,有些人炒股是为了理财,父亲炒股是为了这个家能够走下去。

其实平常人炒股,也就是放在那里看看就完了,放个几年。但是要以此为生甚至赚钱,那可不是平常人的工作量。每天到固定点就盯盘,父亲年纪大,新的东西接受起来慢,加上炒股软件习惯用电脑,所以一台沉沉的电脑也是不离身。

父亲这几年背也变弯了。看着他对着电脑炒股,心里总是觉得酸酸的。我自己也曾经是写代码的,每天对着屏幕,颈椎其实才是最难受的地方。

父亲现在还有另外一个职业,那就是照顾我。

我生病以后,他飞到了新加坡,租了房子,给我做饭照顾我。新加坡气候潮湿,我又尘螨过敏,所以他又把所有的衣服被子床单,都用开水一遍遍的烫。住院的时候,因为住的地方离医院挺远的,他每天都仍然会到医院来。

新加坡天气闷热潮湿,父亲在那里犯了痛风,因为本来颈椎病就不好,加上气候的原因特容易脑部供血不足。

后来我转院回国做移植,他又和我到了北京。我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骨髓移植的的非亲缘供者全世界都找不到,他就又成了给我第二次生命的那个人。

父亲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也因为身体的原因和父亲吵过架。他要帮忙挂号,做饭,赚钱,恨不得一个人分身成四个。

前几个月,我因为肠炎腹泻去了北京,中途又出了疱疹,还被赶出了住的地方。我能感觉到父亲那几天整个脸都是阴阴沉沉的。

出了疱疹以后,我的整个左胳膊都是神经疼痛。整个人心神不宁,烦躁不安。基本上,每天都想去医院一次。所以父亲总是今天刚从医院回来,明天又去挂号。有一次我甚至还和父亲吵了起来,一方面父亲却觉得没有必要再看医生了,另一方面我胳膊又疼的不行,吵着嚷着要去皮肤科。

父亲年轻的时候喜欢玩游戏,现在也不怎么玩了,眼睛不好了,看不见了,可能也是没心情玩了,现在也就是在手机上下下象棋。

最近父亲和我一同到了青城山,父亲每天给我做饭,晒晒被子,几乎承担了一切家务。我现在的体力,还不及六旬的父亲。

这四年,父亲以看得见的速度衰老。我也没跟父亲说过一句「我爱你」。

我父亲是个话不多的人,我也是,很多感谢都不说不出来,更喜欢用行动来表示。但是这几年因为身体的原因,只有索取,没有付出什么。

父亲老了,为了我,他又不敢倒下去。


今天父亲节,「祝您节日快乐」。

也感谢我的母亲。母亲节的时候,我也没能感谢她。这几年除了父母,再没人这样陪着我了。

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