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 操作是现代动态网页实现的核心。但它往往比大多数 JavaScript 的操作慢很多。

由于大多数JavaScript框架更新DOM而不是必须更新,因此这种情况变得更加缓慢。为了避免浏览器进行很多不必要渲染的,React 的开发者们设计了一种叫做虚拟DOM的东西。

Read more »

The October of 2018 is as normal as usual and my condition is still a mess.

I went to work for a media company as an intern as well as a developer for the moment. The work is pretty simple there and I felt comfortable working there. The pay is poor, however, 65 yuan per day and about 1000 yuan monthly.

I received so many messages about vaccines recently, which remind me of all the bad days in the hospital, suffering from various symptoms.

My life would be totally back to normal if I should not feel dizzy and vertigo, but I am still fighting hard to get my life back to normal due to my severe symptoms. Despite the fact that I have been fighting with Leukemia for 4 years, I have to fight with a disease similar to multiple sclerosis now, which is even worse than leukaemia, with all these neurological problems.

If anyone had told me in advance all the mental/physical problems that I would be suffering after haplo-BMT, I would rather die at the very beginning than do the transplant. The Bureaucratic system in china totally ruined my life, in most aspects. My living quality should be back to at least baseline if I followed my original transplant plan in Singapore, but no one can changes the past.

It is written in Your Medical Mind: How to Decide What is Right for You that people felt regret for a lot of the decisions they made. I, too, made a wrong choice because of family pressure.

Many problems could be avoided if my doctor in China could be just a little more responsible and had listened to my advice before it was too late. It seems that my immune system is attacking my axons every so often, making me feel dizzy & vertigo. I have numbness and weakness in both legs and arms, as well as vision problems. I even find myself having trouble speaking someday in the last two months.

My parents rarely support me to do anything they don’t believe, this had never changed all my lifetime. I talked a little bit about my family issue in the last article and it was the first time I talked about it. I have never mentioned anything about my family issue before. I never wrote it down, and I never told anyone about it. Most people don’t understand me because they thought that I had a happy family.

My family has been broken since I was quite young. My mother and father pretend that everything was normal, so I pretend to be the same. I was too young at that time to know anything else.

My ex-girlfriend doesn’t understand my previous family condition. I tried to explain to her several times but failed. I never tried to explain it to anyone else after that. My family looks as good as normal from the outside but actually have a rotten interior. It should be a very special case in this world and It would be almost impossible to get anyone who doesn’t experience it themselves to understand this.

My aunts always encourage my parents to let me read sutra, a friend of my father insisted me taking traditional medicine and also somebody even let me use qi-gong to save my life.

My mother, on the other side, never know any basic knowledge about human body, so he followed the internet and insisted me not to eat cock (male rooster) after transplant, the reason for her to do this is that cock was considered fa-wu in Chinese medical theory/culture.

I felt desperate every time when I try to explain to my parents not to believe these things because they so loved me that they do believe these things would do good for me. Even some doctors in China would say that I’d better not eat these things. So the more I talked about this, the more unique I seem to be. They even thought I had psychological problems because I talked so much that these things and insisted me to go to No.6 Beijing Hospital.

The similar story happened also very often in China in patients who want to keep their breast after diagnosing of breast cancer, that their family member always insisted on a total mastectomy but actually the patient him/herself doesn’t need to do have a total one. Most patients would regret doing this, especially for those younger.

People always do bad things out of good will, and I would say that a lot of Chinese family are like this, they don’t try to understand each other. I tried but the others won’t, and I was too silly to believe that I could change this.

I have a strong sense today that I can live no longer than 30 years old and I decided to log these things down here. I decided to write it down in English, despite of my poor English. I was trying to talk about Bureaucratic Sabotage at first. But later I talked a lot about myself, complained a lot about my sucky life in this article.

You can sense the Bureaucratic Sabotage from my family relationship. It is part of our culture.

当人性遇上官本位,就产生了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某部队有一生产降落伞的厂,专门为士兵生产降落伞,但产品的安全度总在98%左右徘徊,始终达不到100%。

因为降落伞关系到跳伞员的安全问题,所以,军方三令五申合格率一定要达到100%,然而效果又始终都不明显。无论是品控,还是换厂长,都无济于事。

后来新上任的总司想了一个办法,召集了所有厂里的员工,让大家都到跳伞训练场集合。决定每次交货的时候,从本批次的降落伞中抽样,让厂里员工轮流试跳,结果奇迹出现了,这次批次的降落伞,破天荒地出现了100%的合格率。

我相信很多人都听过上面这个故事。安全相关的问题,如果享受了利益,却不用担风险,那相关责任人是不会上心的。

利益共享,分享均摊,是解决安全问题的最好方式。如果造假没有成本,那么有脑子的商人都会去造假。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家小饭店我经常去吃,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我看到店主自己把剩下的菜吃掉了。

这几年,但凡跟医药沾边的企业,大部分都是赚的盆满钵满。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两点,第一,垄断。第二,信息不对称。

第一,医疗产品需要专用的牌照,不是谁都可以生产的,且生产医疗产品需要专门的技术水平。面对垄断,政府必须予以干预,避免企业利为了攫取超额利润而滥用用垄断地位,阻止他们胡作非为损害民众利益和破坏社会公平。

第二,由于大部分民众不具有医学专业知识,甚至是简单的医学常识,所以你在就医方面,患者本来就处于不利的地位。再加上生产的过程的不透明,原料不确定,对生产工艺的不了解,临床试验的不透明,这些都更进一步地加剧了信息的不对称。

因为垄断,因为信息不对称,这中间产生了远远超过生产力的利润,这些利润,最后大部分又回流到了统治阶级的口袋里。

我们这代人为了买房,花了家里四个老人的钱,凑了首付,已经心疼不已了。而来看病的人,不只是花老人的钱,还包括了兄弟姐妹,父母长辈的钱,甚至有人连高利贷都借上了,就为了看病。

更可恨的是,甚至还有人这也不满足,只是盯着求医的人们的钱袋子,却从来没想过要收钱办事。从「莆田医院」到「疫苗之王」,从「药酒」到「药神」,总是有害命的人会在大家愤怒的边缘来回试探。

金钱驱动的人性可以有多可怕呢?想一想鸦片战争就知道了。鸦片战争就是金钱驱动下的帝国主义。

当人性的贪婪遇上官本位的制度的时候,各种不公平的事情就发生了。

在上海,有一家高端私人医院叫美华,美华建议家长给孩子打国外的一款“7价肺炎疫苗”,叫“沛儿”。这款疫苗价格很高,但美华本就是高端医院,家长都消费得起。可是到了2013年,“沛儿”的进口药品注册证到期,新申请未被通过,疫苗进口中断。“沛儿”生产商叫辉瑞,只能宣布暂停该疫苗在中国的业务。从2014年开始,这一疫苗就在中国断供了。

美华的客户有很多外籍人士,既然正规渠道无法解决问题,就有一些家长建议美华能否去海外买一些疫苗回来用。于是,美华就从新加坡搞来了一些洋疫苗,总数1.3万余支,总金额近千万元。

结果这件事让美华惹上了官司。美华的法人代表——年过六旬的美籍华人医生郭桥,被以销售假药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200万元。其他三名参与疫苗销售的涉案人员也因相同罪名,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4到6年不等,并处以罚金。

如果我们把它和最近的疫苗事件放在一起对比一下,就会发现,这个社会是多么的不公平,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事情吗?拿了牌照的假疫苗成了真疫苗,拿不了牌照的真疫苗成了假疫苗。

现代社会是法制社会,但同时也不要忘了法律的本质。学过法律的应该会知道,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是国家统治的工具。

贸易保护,官本位,贪婪。体制在我们面前仿佛铸了一堵墙。墙的一头,官商勾结,互相滋养。墙的另一头,是辛苦劳作的人民,为了生存,为了供房,为了还债,盘算着每天的通勤费和饭钱。

我曾一直不愿意过多的评论政治问题,但不谈它,仿佛永远都在隔靴搔痒。

中国存在一种大家长制的政府结构,他包干了很多应该由社会公民自治团体去完成的,社会内在的,小规模的制度分配和资源调整过程。

当今中国这种政治挂帅,从头一根管子插到底的政治表达,实际上是让很多信仰自由主义的人感到窒息的。

我们之所以会在中国遇到各种各样的医疗,食品安全问题,诈骗问题,这一切都合这种政府结构是有关系的。

这种问题,就是系统性的问题。这在政治科学中很常见,叫「结构性的 ( structural ) 」问题,或者左一点,也叫「社会构建主义 (social constructionism) 」,这种主义认为人的很多行为是社会结构造成的,是不可避免的。

而很多我们说的「结构性的问题 ( structural problem ) 」,其实说的就是「体制的问题」。

体制问题并不是中国独有的,比如美国的黑人遭受的系统性的歧视,犹太人遭受的迫害,这些都是体制问题。而体制问题的解决,必须要有人发出声音,深痛反思。

如果从体制的角度来看,长春长生就不再是偶然事件了。这是绝对权力与不透明的市场经济杂交的必然产物,二者的结合可以让这两个节点互相都利益最大化。

我们先来扒一扒长生的股权结构:

1、最终受益人名称:北京国药资产管理中心

北京国药资产管理中心 ->100%>- 长春长生资产管理中心   

2、最终受益人名称:国务院

国务院 ->95%>- 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100%>- 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100%>- 北京国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国务院 ->100%>- 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 ->100%>- 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100%>- 北京国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这种制度给了利益既得方绝对的话语权,这就造成了官商勾结,劣币驱逐良币,腐败滋长蔓延。

接触过计算机和分布式数据库的可能会知道,去中心化网络的安全问题要靠分权来解决,去中心化系统在牺牲效率的同时,换来的是体系内每个节点的绝对可信。

对应到社会结构也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争斗的权利,当这个权利不因为出身不同而被限制,就换来了人们对整个系统的信任,换言之,这种分权换来了安全。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要继续保持快速的经济增长,就需要有研究自由、思想自由和辩论自由作为前提条件。此外,没有言论自由,腐败、官权骄纵和恶治就会滋长蔓延。任何一种官权体制都必须要通过民主监督、 自由的媒体和公民的批评权来加以制衡。

在不同程度上实施独裁体制的国家,可以在较长阶段保持高速的经济增长,但世界上几乎所有最富庶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这一事实并非偶然。 民主能够调动更多的人力和技术资源。

体制问题最怕的不是利益集团的顽固,而是这些顽固的利益集团打着国家利益喊着大口号,你只要一反驳他们,就被扣上各种莫须有的帽子。

数一数我们这些年的创造吧,苏丹红,孔雀绿,三聚氰胺,地沟油,福尔马林,双氧水,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这艘船上的厨师都是学化工出身的。

有一种反抗,叫「非暴力反抗」,非暴力反抗是指不通过武力手段去反抗各种不合理制度和不公平行为。

「非暴力反抗」最早的践行者是甘地。甘地长期为印度民族独立奋斗,曾十多次绝食。

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和这艘船息息相关的,还在船上的人,没钱换船的人,想把船开下去不要触礁,就得团结起来了。

我们被剥夺的权利太多,甚至都已经不想要去争取了。但说话的权利是一定要争取的。马伯庸的小说《寂静之城》里,人们最后甚至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但只要还能发音,甚至会靠摩斯电码来交流。尽管是科幻,但却隐喻了现实。

我曾经觉得,我没什么影响力,只会读书的,就老老实实的做好科研,与世无争,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独善其身就好。但是,我慢慢发现,所有的科学研究,所有的科技和产品最终都是会面向社会的。

奥本海默本来只是老老实实的做了科研,却给人类投下了一颗炸弹。从此以后他后悔万分,将自己的余生毅然决然投身于共产主义事业中,科技本身并不能给人带来幸福,能否给人带来幸福取决于如何使用它。

做技术的人,也许可以从某些分布式技术上找灵感。技术本身是客观的,取决于掌握技术的人如何使用技术。

隐晦的说,在 ETH 区块高度 6007493,至少又有一次争取言论自由的尝试。

这是将技术用于非暴力反抗的一次实践,而这不是反抗的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头等舱的人已经换船了,二等舱的也在筹划了,如同文章最开始的故事一样,你我的权利和这些人利益是解绑了的,最后要去使用这些降落伞的,是你我而不是他们。

不去抗争的话,胎儿华大,婴儿长生,幼儿三鹿,青年现金贷,中年p2p,老年鸿茅药酒,不论男女老少,这艘船上总有一款商品适合你。

只有发出声音了,才可能改变。曾经,这艘船上也有一群非暴力反抗的践行者,然而头等舱的人把他们都赶下船去了。还在船上的人,不要等船都沉了,才告诉船长,我们前面有冰山和礁石。

这艘船就是我的国,960万平方公里的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

前言

Javascript 在设计之初,并没有考虑到 OOP(面向对象编程),但是随着 node.js 以及前端工程化的发展,项目越来越大,为了项目维护的方便,也不得不考虑面向对象编程了。

Read more »

几年前,创业者熟知的 GitHub 就面临了一个尴尬的现实:GitHub 在变成一个让人厌恶的地方。

GitHub 作为一个为程序员提供分享项目代码并在线合作的网站,2014 年是它发展最快的时候。但是,随着用户数的增多,相应的麻烦也变得越来越多。Julie Ann Horvath,一位在 GitHub 工作的程序员,就因为饱受 性别歧视 的折磨而离开了公司,这个新闻事件也让 GitHub 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更糟糕的是,不多久 GitHub 就发现这不仅仅是他们公司内部的问题。辱骂和歧视在它们的整个网站上都呈现一种蔓延的趋势。整个在线社区都充斥着一种 歧视女性 的氛围,女性并不如男性受重视。小小的不合就会演变成一场评论大战。比方说一个分手的男人,就在他前任女友的每一个项目里都说了一些不堪入目的话语。而那些性别主义、种族主义的喷子们,则利用那些原本为合作提供便利的特性来攻击别人。比方说,利用标签特性,把这个人的主页和用种族主义词汇命名的项目标记起来,就可以将这个人的项目集变成一系列的含糊不清的种族主义词汇。

Nicole Sanchez,公司公关部的副总裁,发言说「这些都是网络自带的危险和隐患」,虽然这是一种普遍现象,但 GitHub 仍在很积极地消除它们。

很让你惊讶对吧?一个给程序员分享代码的网站竟会成为滋生不当言论的乐土。但 GitHub,这个估值两亿的网站,本质上仍然是一个社交网站,它是一个面向程序员的 Facebook + Linkedin 的混合体,所以必然包含了大量的人与人的互动。在互联网上,有人的地方就有谩骂。

为了力挽狂澜,GitHub 雇佣了 Sanchez —— 关于多元化的咨询公司 started Vaya 的创始人。

“为了把全世界所有的程序员连结起来,我们首先需要营造个安全舒适的社区环境。” CEO Chris Wanstrath 说。

开始工作以后,Schaez 从雇佣、绩效考核到公司的装修,重新安排了公司的诸多事务。GitHub 刚成立的时候,是一个不分等级的公司,公司里没有职称,也没有经理。但 Sanchez 废除了这个制度,因为她发现,如果没有管事的,那么人们也不会为他们的错误承担责任。她首先调整公司的内部环境,使其对多元文化更友好,比方说建立一个通畅的官方建议渠道。她还招进了 February Keeney,一个有一半波多黎各血统的变性人,带领新成立的「社区安全组」去消除网站上的不当言论。

鉴于硅谷当时的文化,这是一个很采取的立场。GitHub 和许多技术公司一样,都曾害怕限制用户言论。许多做技术的人都觉得网络应该是一个开放且自由的地方,他们认为,即便是处理那些最恶毒的言论,其实也是损害了用户言论自由的权利。比如 Twitter,它一直拒绝对自己的不当言论问题公开致辞,并自诩是「言论自由的领袖」。

「人们对于『开源』太教条了。」Sanchez 说,「人们总觉得『开源』意味着随时随地并且无条件开放给任何人。」

一些不期望改变的 GitHub 雇员,曾匿名在媒体上抗议说:Sanchez 试图 控制 GitHub 的文化。不过最终,她还是取得了大部分人的支持。

「那些污蔑其实不仅仅是让人不舒服。」Sanchez 说,「它实实在在的在削减我们的用户量。」

2014年,一份 报告 调查了女性离开技术圈的原因,其中,极客文化 —— 当然包括了污蔑、诽谤和骚扰 —— 是她们离开的一个重要原因。用户的多样性曾是 GitHub 成功的重要原因,也正因为此 GitHub 决定要根除网上的各种不当言论。

GitHub 不仅仅是需要在内部执行一份新的行为准则,他需要考虑产品的各个方面,排除其中可能被用户做恶意行为的细节。该死的喷子们!

GitHub 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意识到互联网上的丑陋行为不会自行消失的公司。两年前,这些技术公司在面临网络暴力的问题时,还常常以言论自由来为自己辩护,或者不予理会。但 丑闻批评网络暴力,使得大家开始重新考虑这个做法。

去年二月,Twitter 的 CEO Dick Costolo 公开承认「我们在处理网络暴力这件事情上做的很差」,这是一次号召。从那时开始,Twitter 以及其他公司开始积极地尝试各种解决办法。九月时,Instagram 发布了一个新功能,允许用户 屏蔽恶意词汇 。今年秋,Google 暗示说它在开始 构建 A.I. 来对抗网络暴力。甚至连最让人不爽的 Reddit,也 封了他最不好的方面

「现在有这么一种时代浪潮,」GitHub 的首席商务官 Julio Avalos 对我说,「雇主对雇员的期望发生了改变,客户对公司的期望发生了改变。人们会以脚来投票的。」

Julio Avalos, GitHub's Chief Business Officer.

Julio Avalos, GitHub 的首席商务官

Twitter 便是忽略这股浪潮的反面教材。作为一个有十多年历史的老公司,Twitter 基本上对网络暴力视而不见,使他成为 喷子憎恶最爱去的地方 。因为网络暴力,一些 大V用户 也离开了 Twitter。这家问题缠身的公司最近几个月疲于寻找买家,有人猜测 Twitter的网络暴力 是一个重要原因。

喷子们已经成了网络时代的祸害。可悲的是,互联网上已经充满了混蛋,真的是应该需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你都无法避免所有的暴力和辱骂,你要怎么在网络上避免他们呢?拿 Twitter 来举例子吧,他们推行 禁止色情报复,发布 反骚扰条款,成立 信任安全委员会,暂停 有辱骂嫌疑的大V用户的使用权,但仍然没能阻止网络上的暴力。

BuzzFeed 的 Charlie Warzel 今年初在他的一篇文章中 写道:「在Twitter上,辱骂并不仅仅是一个错误(Bug),用硅谷的专业术语来说,它是一个基础特性(Feature)。」

治疗网络暴力并没有什么万能药的。

「网络暴力无休无止。」Nathan Matias,MIT 专门研究减少网络歧视和辱骂的研究员说,「可能的结果非常多,而通过目前掌握的线索来找到我们期望的解决方案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当 GitHub 下决心跟网络暴力一战到底的时候,它也招进了 Ada Ehmke —— 一个变性人,从那时开始,她就成了 GitHub 最重要的批评家。

Ehmke 曾经是 GitHub 设计的受害者之一,她是 Contributor Covenant 的作者,一个许多 GitHub 项目都志愿遵守的准则。但并不是所有在这个基于自由意志而存在的开源社区里的人都欣赏她,甚至有一些人开始攻击她。当时 GitHub 没有任何功能允许用户选择不被标签,所以攻击者们开始将 Ehmke 与种族主义名字相关的项目标记在一起,以污染她的 GitHub 个人主页 —— 那是一份记录了她所有开源项目的页面。这就好像某人在她的简历上画了个纳粹标记,然后再把它交给她未来的雇主。

GitHub engineer Coraline Ada Ehmke.

GitHub 工程师 Coraline Ada Ehmke.

「这些喷子是很聪明的。他们从各种工具中寻找便利,然后将其作为武器攻击别人。」Ehnke 说,「如果你从来没考虑过你的产品会如何被用来人身攻击,那你的工作是不到位的。」

当去年二月 Ehmke 被雇佣为资深工程师的时候,有一些人就因此对 GitHub 的招聘方向感到很气愤。

@CoralineAda@GitHub So you are going to ruin GitHub just like the SJWs are ruining Twitter?

— Jon (@42zarf) February 25, 2016

「所以你也希望像那些圣母毁掉 Twitter 的一样毁掉 GitHub 么?」(译注:SJW 就是 social justice worker)

「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作为男性,我有很多优势。」Ehmke说,「尽管我一直都知道存在这样的事情,但是直到我变性之后,才开始真正理解那些人。开源社区对于非男性或者非白人一直都很不友好。」

每个同我在 GitHub 谈过话的人都强调说,要解决 GitHub 上的网络暴力,首先是应该要解决公司自己内部的问题。

「如果我们自身一开始就不是多元化的,我们又如何能将这种多元化传递给用户?」Avalos(一个危地马拉人,在 GitHub 还没有老板责任制的时候就加入了公司)对我说,「我们不希望对那些会使用户远离我们产品的事实视而不见。」

社区和安全小组由六个人组成,包括两个变性的人、四个女性,三个为有色人种和两个「有象征意义的男性白人」,换句话说,比起一般的硅谷团队更「多元化」。

他们的工作不仅仅是构建新的「反网络暴力的工具」,也包括诊断各种 GitHub 的功能,预测他们会如何被用来诽谤。

「在 GitHub 里,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工程师团队。」Ehmke 对我说:「我们被认为是关键的基础设施,在 GitHub,这些事情被认为和保持灯光一样重要。」

团队迫使 GitHub 做出的最大的改变就是要求 GitHub 的工程师们在平台中建立「同意和意向」。比如,用户有权利同意被一个用户标注。这可以阻止类似于 Ehmke 的种族主义标签的事件再次发生。所以 GitHub 调整了用户标记功能,需要用户批准。

「我们不打算对产品中疏远人的部分视而不见。」

但主观意图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情。在 GitHub 上说一些听起来很冒犯的话并不一定说明那个人是想骂你。「You suck」既可以被当中一个中性的鼓励短语,也可能是朋友之间的一句玩笑而已。

「我们意识到,不当言论其实分为两类。」Keeney 说,「一类就是故意的,而另一类,就像那些开地图炮的玩笑的人一样,根本没有意思到自己的地域歧视。」

GitHub 需要找到更灵活的方法来处理这些行为的细微的差别。

上个月,公司发布了一条 社区指导 的草案。它包括 禁止行为 —— 辱骂,歧视和欺凌 —— 并清楚地阐明了什么构成那些行为。 还有 破坏规则的后果 ,从删除内容到帐户终止不等。

而作为 GitHub,它已要求其社区提供一些反馈。一个用户看了看拟议准则,并建议其将色情也拒之门外,包括一些可能与性教育或生殖健康相关的项目。 最终,GitHub决定,满足社区需求的最佳方式就是请求社区的帮助。

例如,审核评论这个特性,如果被用户和开源项目的管理者所共同管理可能会更好,这样更容易发现一个看上去无礼的笑话是否真的冒犯了别人。

「现在,管理者唯一能做的就是删除评论,举报或者在一个项目中禁止某人。」Keeney 说,「但我们希望确保我们为管理者提供一系列工具来应对问题。不同的问题需要不同的反应。」

最后,Keeney 告诉我,GitHub 计划推出一系列工具,可以让项目管理者做更多的事情,比如禁言一个问题成员仅仅几天的时间。

February Keeney, the manager of GitHub's Community and Safety Team.

February Keeney, GitHub 社区与安全组的经理

GitHub的做法有三个核心原则:在功能上让用户不易被骚扰、为用户提供新的保护工具、通过社区来运筹帷幄。

据 GitHub 表示,到目前为止,整个策略已经相当成功了。阻拦和报告的恶意事件数增加了,表明用户实际上正在使用网站的新工具。另一方面,当恶意事件真正发生时,响应用户所需的时间减少了。

「我们赋予用户管理自己体验的权利越多,结果越好。」

其他在线社区也在采取类似的策略。Reddit 上的 r/science 就建立明确的社区规则,并征集了约 1300 人的来维护这些规则,成功的将充满火药味的帖子变成了民主讨论。

「任何合理的治理在线行为的方法都至少要求用户做一些工作来管理社区,」Matias告诉我。 「当社区开展这项工作时,我们通常会获得更多的责任感。」

Instagram 和 Twitter,最近也开始想用户提供更多的处理不当言论的能力。11月,Twitter 发布一一份新特性,允许用户从通知里屏蔽某些单词和短语。

「网络暴力的形式有许多种。」Del Harvey,Twitter 的信任与安全部门的副总裁对我说。「预测哪些言论是让用户感到厌恶是不现实的,我们赋予用户管理自己体验的权利越多,结果越好。」

网络上的不是每一个地方都需要非常干净

「网络上的不同地方,需要不同的社交模式。」乔治亚理工学院的一个研究在线社区的研究员 Amy Bruckman 说,「网络上也应该有一些不那么光鲜的地方,只要他们不跨越那条边界」

换句话说,这都取决于规定是什么。就像真实的世界一样,不同的人会去不同的地方。Reddit 是你家旁边的潜水吧,而 Facebook 是街角的咖啡厅。我们都知道,在4点的酒吧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咖啡厅里的。

最后,这些公司做的最大的改变就是,他们愿意失去一些棘手的用户。

发表不同的见解是不同意识之间互相交流的一部分。而对人骂 “bitch” 却不是。 但是,找到他们之间的平衡却很难。在 GitHub 上,新雇佣的雇员和新发布的规定都给社区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因此开心,但 GitHub 现在只需要操心在更少的用户上面了。最后,这些公司做的最大的改变就是,他们愿意失去一些有问题的用户。

「如果用户不喜欢我们创造的新文化,可以选择其他的。」Nicole Sanchez 对我说,「对我们来说,我们不介意和你划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