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晚的分会场之一,刚好包括了我的老家 —— 凉山。

那是一个一年四分之三的日子都是晴天的好地方,我以前就住在凉山州的一个乡里,在那里度过了我大部分的童年。

所以我其实不是成都人,但我这辈子的大多数春节都是在成都过的,以至于我潜意识里都觉得我的老家是成都,别人问起我老家,脱口而出的就是成都。

上大学以后更是如此,春节对于我来说,就是回家,而回的那个家就在成都。比起中秋,「春节」这两个字对于我来说,似乎更有团圆的感觉。

说起成都的春节,我会很自然地想起两个地方,一个是文殊院,一个是锦里。

文殊院是位于市区的一座古寺。

很多人都有初一的时候烧香拜佛的习惯,这其中也包括了不少成都人,所以一到新年,文殊院的香火就特别旺。

后来慢慢知道年初去寺庙的传统其实日本也有,甚至有一个对应的日本词叫「初谒」,就是说新年的第一天要去寺庙拜谒。

如果头一年许过愿,实现了,那第二年春节自然也还要去还愿的。加上最开始成都的庙会都办在文殊坊,所以新年的那里是非常热闹的。除去烧香的人,还有不少人其实是去庙会买东西凑热闹的。

忘了说,文殊院的香火都是免费的,当然你可以随缘功德几块钱。

第二个有浓浓年味的地方就是锦里。

成都又叫锦官城。锦里呢,顾名思义,就是锦城的一条小街。锦里紧挨着武侯祠而建,自它修好以后,新春庙会就从文殊院搬到了锦里,一直持续到元宵节,要持续半个多月左右。而庙会往往会和灯会在一起,所以在武侯祠里的小湖上,总能看到各式各样的彩灯。

第一次去逛锦里的庙会都是快小十年的事情了,但不知为何我还记得挺清楚。

我记得那天,我和同桌两个人一起在成都市图书馆自习,中午就在那里的食堂吃饭。那里的工作人员说起逛庙会的事情,刚好被我俩听到了,于是就突发奇想决定晚上要跑去逛庙会。那时觉得锦里真的好大好大,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每年庙会都会把武侯祠和锦里连在一起来(平时是隔开的)。

锦里的灯笼

再说到四川人春节期间的娱乐活动,不可不提的是「麻将」。

麻将(以及麻将桌)绝对是成都人的居家必备之物 —— 团年饭吃之前,打麻将;团年饭吃完了,再打一会麻将;亲戚走访了,打麻将;朋友聚会了,还是打麻将。

真的是「麻将声声辞旧岁,(点)炮声阵阵迎新年」啊!

每年春节,成都周边的农家乐,茶馆,饭馆,都是满满的。因为总有人就约着跑到这些地方去,然后,打一天麻将 +_+ 。

说完了春节期间的娱乐,说说吃吧。

除去庙会能吃到很多特色的小吃和美食外,家里往往也会在除夕那天准备年夜饭。世界上大概没有哪个国家的人会比中国人更在意食物所代表的象征意义吧。

中国地广,所以春节期间各地的饮食,也是不尽相同的,但不变的是那团圆的感觉,以及热腾腾的蒸汽。

食物承载了我们中国人太多的情感,而在这所有的一堆食物里,最能代表中国的食物,大概是「饺子」吧。

有句话叫「出门饺子进门面」。

对于在外的留学生来说,饺子更是春节必备的食物,这其中甚至也包括了许多原本家在南方的同学。

我前年的春节是在新加坡度过的,那也是我第一次在国外过春节。那年春晚首次在 Youtube 上直播,所以我们就在电脑上看了春晚。春晚的具体的内容我都记不太清了,我记得最清楚的画面就是,那天大家一边用手机不停的在摇一摇,一边吃年夜饭,还一边包饺子。

过年的时候包饺子,大概是最有年味的活动之一了。不管爱不爱吃饺子,逢年过节大概还是会吃上那么一口的。对于离家不能的回家过年的人来来说,「饺子」就是「家」吧。

其实过了这么多年的春节,一直都不是很清楚春节的来历。

但恰巧前几天和一位好友讨论到中国文化的根基,提到了《易经》和「术数」。就去查了一下相关资料,恍然大悟,原来春节也与历法相关。

春节,源于二十四节气,古人将黄道划分为12节(立春、惊蛰、清明、立夏、芒种、小暑、立秋、白露、寒露、立冬、大雪、小寒),12气(雨水、春分、谷雨、小满、夏至、黄道共12节,每节中间又有气,又划出12气。包含春节之中气雨水的月份称之为正月,正月初一的前一天定为“除夕”。因正月初一要看春节之中气雨水而定,故过年又称“春节”。迎春,春联,春卷皆来源于春节。包含立春之气雨水的月称之为正月,正月初一,定为“元旦”“元朔”或“年”。

华夏文化,和其他文化相比,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们的文化体系,是锚定在天文和历法之上的。不仅春节,几乎所有的传统节日,都是和天文历法有关的。中秋,清明,元宵,端午,重阳,七夕,无一不例外。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城市的西化,很多传统文化已经越来越远,年节不再指春节,元旦变成了公历新年。春节的年味也越来越淡,但是目前,仍然没有任何节日能取代春节对于中国人的意义。

春节,不仅仅是文化,更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过年,因为过年已经深入我们骨髓里了。

那高高挂起的灯笼,门前的对联,倒贴的福字,团年饭里的鱼和鸡,锅里翻腾的饺子汤圆,以及响个不停的爆竹,大红色的装饰,都是浓浓的年味。

今年春节在北京过了,离家千里。想到现在在成都,锦里的灯笼应该又亮了吧,文殊院的香火应该也旺起来了吧。


心中有家
哪里都有春节
新年的第一篇推送
给大家拜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