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是人# —

来台湾四个月,人变了。

更自由了,眼界更开阔了,对自己的未来更明确了,也更珍惜身边的感情了。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

“歌谣的歌谣,唱着童话的影子。”

“孩子的孩子,该要飞往哪儿去?”


## 交通大学的资讯工程## —

我喜欢跟人打交道,而资讯科学,总会创造出一些人与人沟通的桥梁。

CS在台湾被翻叫做为资讯工程,真是莫名的多了一番人的味道,毕竟资讯=信息(台湾没有信息的叫法,如果用Office的简体转繁体功能,就会发现,“信息”两个字自动变成了“資訊”),人每天都在不停的获取信息,产生信息,交流信息当中。

而我自己,有幸来到了交大的资讯工程学院(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才体会到了什么是世界前沿。学校不仅提供全台湾第一的网络接入速率,下载速度最可达8~10M/s,资工系更有提供linux和bsd两个远端登录的工作站。预装各种常见软体和语言的编译环境,详细内容可以参见系机中的Wiki

另外资工系大部分课程都使用原版英文教材。我在这边选修的四门专业课,无线网络概论(Introduction to Wireless Network),影像处理概论(Introduction to Digital Image Processing),正规语言概论(Formal Language and Automata,在大陆叫形式语言及自动机) 以及嵌入式系統设计概论与实作(Introduction to Embedded System Development Environment),这四门课全部用的英文教材。

另外除此之外,这边开设了很多实用的课程,我旁听了一门Web Development的课程(不过这门课是清大开设的,后来由于每周二晚做嵌入式系统的实验,所以没有去听了,不过那时已经学到了后端,前端的内容已经学完了,而后端课堂上用的php,并不是时下流行的web2.0下的ruby on rails的框架。),一门云端手持行动开发的课程(这门课是关于Android+云端开发手机App应用的课程,不过由于课时冲突,这门课后来也没有去上了,很是遗憾)。

不管怎么说,真的很开心能够花一个学期的时间去了解资工系这么多东西。

和大多数交大资工系的同学不同,我在原学校进修的并不是CS,而是EE。在深入了解整个IT产业的过程中,慢慢的发现自己的兴趣点是却在CS上面,所以来交大交换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决定了资讯工程学院。

EE做的多是低层的东西,因此完全可以说没有EE就没有CS;而CS做的多是用户层面的东西,很多东西直接就是可以实用的技术,CS比较重实用。打个比方,对于实现视频的播放这个问题,对于CS来说需要考虑主要是操作系统资源的占用和调配问题,它并不关心是用DSP芯片来实现视频解码,还是用CPU的计算能力来实现解码都可以。而传统的电子学则研究是模拟方式的编码与解码,频段的选择,信号的处理等,近年来的实现则是靠DPS芯片的实现,依旧要考虑数字信号的输入和输出,滤波器的设计等方面的问题。

因为专业的不同,我可以站在EE的角度去看CS学科。很容易就发现EE更偏科学研究与理论研究,而CS则更偏应用和工程实现。其实也正是因为CS的这个特性,使得CS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

坊间传闻,EE的知识每5年更新一代,而CS领域,尤其是软件开发(Sofrware Developing)领域,每9个月就更新一代。当然这没有人去考证过,但事实的确是CS领域的知识更新换代的速度要快过于EE。这也是为什么我当初本科选专业的时候莫名投靠了EE领域的一个的原因之一,除去一些父母的原因,也有一些自己的懒惰在里面。不过后来我发现,我性格里有那种不断求新的成份在里面,不喜欢太平静的东西,CS不断的技术革新反而能满足我不断膨胀的好奇心。

资工近年来一个很有趣的方向就是Social Engineering,像一扇窗户,一边是Chip,另一边是Human,把它们联系起来。现代的互联网,构建出一个存在于互联网上的社会,这个社会会慢慢渗入我们的现实社会,最后两者也许会构建在一起,这就是O2O(Online to Offline)。

这也是资工的发展的一个大趋势,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人不再能够感受到线上和线下的区别的,所有人都是Always Online。


## 交通大学的艺术家气质## —

这样一个理工科学校,无处不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人文的气息在其中。

尽管计算机科学飞速的发展,使得机器已经可以代替人做很多事情了。可是从目前来看,计算机有一件事情一直不可能代替人类去完成,就是从事艺术创作。无论是音乐,绘画还是舞蹈,或者是雕塑,建筑设计。尽管计算机已经可以合成音乐;可以绘制画作,处理图像;可以对建筑进行3D建模。但它始终不能完成创作的部分,它无法替代人完成创造性的活动。

让我惊讶的另外一个点,便是交大的艺术家气质。交大身为一个理工科学校,其浓郁的文化氛围,丰富的社团文化都让我惊讶不已。交大有一个艺文中心,里面隔断时间就会更换展品。而且各种社团都有期末成果发布,从摇滚音乐到古典音乐,街舞到火舞。艺文中心也会定期举办很多的活动,以利同学们去深度体会各式各样的文化。

我在交大旁听了一门心理学的课程,老师很认真,讲课也很好。对整个心理学的涵盖很全面。另外我也会经常去参加交大校园里的各种活动,办的真的都相当的好。

身为一个工科学生,之所以做科学研究,其最后目的还是会回归到人本身,研究能够最后投入应用,其研究才会有其实现的价值。如果能够有机会接触到这些艺术的东西,对研究也是有帮助的吧。

交大一个叫应用艺术的专业,在国内从来没有听过应用艺术这个东东,所以还是蛮惊讶一个理工科的院校里面有这个东西的稍微相似一点的专业在国内大概是工业设计吧,不过建筑系也算是应用艺术领域的吧,至少在交大两个是在同一个楼里面的。

在这样的一个学校里出来的同学,不仅专业能力很强,而且与人一起做事的能力也很强,爱好很广泛,知识面很宽,这样的人特别适合去创业,也难怪交大校友里的杰出企业人士辈出。

插一句题外话,摄影社的创始人是施振荣。